从形式逻辑到形式诗意 - John Hejduk九宫格

  • Author:
    Rujia Lin
  • Field:
    Architecture
  • Date of Publication:
    May 24, 2021

”在德州的特定季节里,黄昏时分,有些树干会隐约闪粉磷光:它们释放粉暗淡却又晶莹的光芒,走近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些树干完全被昆虫弃的外壳所覆盖,而那些外壳曾经是这些昆虫的身体外层。令人吃惊的是,这些外壳完好无损形状完全同原来昆虫住在里面时一模一样,惟一不同的是里面的离开后,留下的外部形式看起来像X射线,产生出发光的效果。忽然间,我们听到上方黑压压的树叶里传来齐唱的声音。这是藏匿在树上,有着形而上的新形式的那些昆虫所发出的声音。这个现象令人感到惊奇的是, 我们能看到这些昆虫的外壳形式紧贴在树上, 这些空的外壳, 被生命弃置不要了的形式。当我们紧盯着这些离奇之物时, 我们听到的是这些藏于树上,有着其新形式的昆虫的声音。我们能听到它却不能看到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听到的这个声音是一种灵魂的声音。”

艺术——无论是绘画文学还是建筑——是思想留下的外壳。现实中的思想是非物质性的。在现实生活中, 我们不能看到思想,我们只能行到它的残留物。思想借由其自身的蜕壳或脱落来展示自己,它超越了自身的限制。“

—— John Hejduk

John Hejduk
JOHN HEJDUK 1954-1974: The Evolution of Form from the Nine Square Grid to the Wall House.

▲约翰·海杜克(John Hejduk)于1929年(大萧条时代)生于纽约。1947年海杜克进入库柏联盟学院(简称库柏联盟)学习,1950年毕业。1952年海杜克在辛辛那提大学继续学习建筑,接着于1953年获得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的硕士学位。当他还是学生时,就已在不同的纽约建筑事务所里工作过,包括理查德·斯特恩事务所,贝聿明事务所。


1954年,海杜克应哈里斯(Harwell Hamilton Harris)的邀请来到德克萨斯州大学建筑学院担任教职,并与几位青年教师一同组成“德州骑警”。两年之后,“德州骑警”解散,海杜克离开德州。


1958年,经过两年的工程实践(在贝聿明事务所与金尼事务所)之后,海杜克来到康奈尔大学任助理教授,和先期于此的德州伙伴柯林·罗(Colin Rowe)共事。两年之后海杜克来到耶鲁大学,在保罗·鲁道夫(Paul Rudolph)手下教书,一直到1964年。


1964年,海杜克回到库柏联盟。1965年,海杜克担任联盟建筑系主任,开始其真正意义上的教学方面的个人实践。1971年,纽约现代美术馆邀请海杜克展出10年里他和他的学生的主要作品。


1975年,海杜克被任命为库柏联盟建筑学院院长。2000年夏因健康原因海杜克辞去学院院长的职务,一个月后去世。


▲“纽约五人组”,源自于1975年海杜克等五人根据他们建筑理念内容、作品整理出版的小册子,由于他们一时想不出标题,就把他们的姓名按字母顺序写在白色的方形封面上,来这些小册子被称为《五个建筑师》即《Five Architects: Eisenman, Graves, Gwathmey, Hejduk, Meier》。


▲在纽约五人组中最年长的海杜克是小组里最学术的,总是很勤勉。他一直在库柏联盟学院(Cooper Union)担任院长教书,始终没有放弃对于形式的热爱。早期,他执迷于探索立方体、格栅、框架之间的关系,以及不同颜色、形状、线条的组合。他的设计作品引人入胜,但经常难以建造。而他也常常沉溺于钻研概念化的“纸上建筑”,如著名的“墙房”。直至1980年代开始才有业主愿意出钱建他的房子。人们认为他改变了美国的建筑实践和批评理论,就像密斯·范·德罗当年做的那样。

Palach Memorial by John Hejduk
The Heinz Galinski School in Berlin by Zvi Hecker

▲海杜克在学院的教学上进行了很大的改革,特别是通过立方形、方格网络、框架进行空间观察和实验,成为他的基础课中很重要的组成部分。用一个长集装箱,让学生在里面探索简单几何形的布局,从一般的几何形,到有机形态,在集装箱里堆砌、分布试验,同时用不同的色彩换着尝试效果。1967年他从格莱汉姆基金会(the Graham Foundation)申请到赞助,来促进这个教学改革计划。


▲海杜克自己的设计风格往往有很硬朗的边缘线,这点和赖特、密斯的设计有接近的地方。建筑很少用柔和的弧线,往往是硬朗的直线,因而被称为“硬线”(hard line),这个变化和他自己以前喜欢的有机形状(figure/objects)有很大的差异,有机形式往往和诗歌、散文更加密切,而直线则和哲学、机械的关系则密切。这样一来,海杜克的建筑就和周边的环境形成矛盾冲突,有点像彼得.艾森曼的设计一样。他在1980年代设计了一系列建筑,包括巴西的“梅杜萨的面具”(Mask of Medusa, Brazil),柏林的克鲁兹伯格塔(Kreuzberg Tower, Berlin)、柏林提格港的“两兄弟住宅”(House for Two Brothers, Tegel Harbor - Berlin)等等。还有些项目是在他去世之后才完成的,比如墙屋2号(Wall House 2, Groningen, NL),海杜克塔( Hejduk Tribute Towers,),加尔西亚文化中心(Galicia Cultural Center )等等。


▲海杜克的设计,虽然从形式上有荷兰“风格派”的痕迹,也有第一代几个大师的影响,但是同时也存在神秘主义的色彩,把握、认识他实在不容易。在他来说,建筑已经不是简单的解决使用功能、或者审美愉悦了,而具有更加隐晦的个人内容。

Mask of Medusa in Brazil by John Hejduk
Berlin Tower, 1988. Social Housing in Berlin
Wall House 1 of John Hejduk
Wall House 2 of John Hejduk

Diamond House (1963-1967)

海     杜     克     的     钻     石     屋

▲1967年11月,建筑师John Hejduk在纽约的建筑联盟展览上展出了一系列的图纸和模型,探讨了边界元素相对于正交系统旋转45°的结构影响。Diamond House A,Diamond House B和Diamond House C是Hejduk的Diamond系列项目(1962-1967)中的三个开发项目。展览中的图纸和模型还包括了Robert Slutzky关于相同主题的绘画作品。


▲Diamond系列项目在Hejduk的研究中占有重要地位。用他本人的话说,当时这三个项目是出于探索“蒙德里安的钻石画布对当今建筑师的影响”而来。因此,Hejduk的Diamond三个系列项目通过柱,平面和生物形态三个方向来探讨钻石形态的空间可能性。简单来说,Diamond项目的平面是根据正交网格的交点斜向连线来推敲形成。


▲Diamond House A通过柱子或斜墙在钻石平面中限定直角空间。建筑整体逻辑建立于原初设立的10x10模数网格单元,在网格交点处设立十三个圆柱划定Diamond形式,圆柱本身作为柔和的杆件元素成为空间限定的一部分。在每个楼层,中心空间被线性板片限定出来,家具和壁炉等通常与柱子和横梁并列,有时通过恰当的扭转进行点缀。首层通过板片杆件对使用和辅助功能进行空间限定;二层针对首层已确定的模数单元进行单元内的空间限定;三层结合二层将平面模数单元演化为空间模数单元并进行减法操作,增强空间丰富度;四层进行板片的曲线化和方向变换,让空间变得活泼;屋顶层,按照相对于模数单元的不同比例设计天窗尺寸。籍此,海杜克在Diamond House的四层空间上推演出了由浅入深的九宫格空间设计法。


▲我认为,Diamond项目的影响和重要性不仅仅是探求新的形式关系和空间转换方法。首先,这一系列的项目可以看做是Hejduk对柯布西耶的斯坦因别墅以及哈佛大学视觉艺术中心的一些致敬,因此,在Diamond项目的空间分层关系中可以看到斯坦因别墅的影子,是对前人经典模式的继承。其次,这一系列项目也彰显了典型的现代主义建筑特征,其开创性设计法成为那个时代建筑的永久印痕。

Plan and Axonometric of Ground Floor Space
Plan and Axonometric of First Floor Space
Plan and Axonometric of Second Floor Space
Plan and Axonometric of Third Floor Space
Plan and Axonometric of Roof Floor Space



“Victims” by John Hejduk

受     难     者     竞     赛

▲“Victims”是John Hejduk参加的1984年柏林普林茨 - 阿尔伯特 - 帕拉斯竞赛项目的主题,旨在建造一座纪念公园。该遗址是20世纪盖世太保的总部,其中包含一个酷刑室。


▲基地包含67个保留结构,将在20-30年的时间跨度内被逐步建成。参观者可以通过吊桥进入基地,基地原本是一处封闭的场所。基地囊括了一个常绿树苗网络,最终会比保留结构更高,树木的成长也印证了时光的流逝。一些结构包括双时钟转盘,钟摆和悬臂式结构同样隐喻时间的流逝。籍此,在时间和空间上形成一种结缔网络。


▲海杜克的作品发展了他之前的项目“Berlin Masque”的一些原则,该项目旨在随着时间的推移,特别是在两三十年的时间内,开发出一种干预措施,并成为“一个随时间不断成长的增长性空间”,因此,该项目也被称为“时间的建构”。海杜克那个时期的项目研究核心主题是“Masques”概念的发展:建筑的结构更多地应该通过与其他要素的关系和结构自身应该具备的符号性来确立,因此,建筑的结构应该是单元化发展的所有与“Masque”有关的项目都在强烈的群体意识中被干预,然而这种群体意识常被忽略。海杜克通过将该区域居住的人置于与周围公民的关系中,从而导致该地区建筑建造的不断成长。


▲基地内所有的衍生结构都是由海杜克设计的,下面的图中也显示了网格中排列的结构,描述了一种可变的,渐进的区域发展状态。

Incremental Structure by John Hejduk
John Hejduk / Victims 1984 / The Soloist – The Labirynth
John Hejduk, sketch for ‘Victims’, 1986

▲从根本上的九宫格逻辑来逐步推敲建筑空间,可以从最原初状态给以建筑一套数理逻辑和比例关系,然而这种逻辑的给予并不是一种框架限定。在这种大前提下,之后的板片、杆件设立,甚至是材料分缝的设计都会被规整到大的数理逻辑框架下,于是,在建成作品中会自然呈现出“隐藏”的对位关系,经得起推敲。

Berlin Masque by John Hejduk

3D Models of John Hejduk

海     杜     克     概     念     模     型

Adrianne Ngam

Practice on Nine Grid System

九     宫     格     设     计     法     实     践

Origin Nine Grid System of John Hejduk
A Second Level Nine Grid System - Gray Spaces
A Higher Level Nine Grid System

▲在对海杜克的Diamond House和Victims两个项目的分析中,我们已经总结出了海杜克的九宫格设计法由浅入深的推敲方法。在此,我们简单进行概括,并且展示出一系列小编自己对于九宫格设计法的实践。


▲九宫格设计法的推敲流程:1.对基地进行模数化分割(可平行,可斜向);2.在基地的尺度上,以板片和杆件进行服务与被服务空间的功能限定;3.在模数化单元基础上,以板片和杆件对服务与被服务空间进行进一步细化,从而创造灰度不同的空间;4.在第三维度上通过空间加减法进行第二层级空间细化;5.通过板片的形式变化(曲线化)进行第三层级空间激活;6.通过板片、杆件的模数化设计以及拓扑形态衍生,加之时间维度和群体意识,让建筑自我成长。

Nine Types of Spaces from Nine Grid System
Four Types of Spaces from Second Level Nine Grid System
Two Types of Spaces from Third Level Nine Grid System
Space from Forth Level Nine Grid System

▲以上,简单的罗列了一下抽象的模数单元在九宫格模式下的空间推演过程。其实所谓的九宫格并不是单纯指代九个格子,简单的联想可以发展出4x4十六宫格,5x5二十五宫格等等。并且,建筑的外轮廓也并非要占满方形宫格,也并非一定“横平竖直”,因此可以产生逻辑上无限种的空间模式。而这,首先取决于对建筑周围环境的批判性思考而产生的回应方式。上图第四层级的推演结果已经可以轻松看出多种回应空间的常用方式 - 退台;通高;底层流通;Z型空间等等,并且具备了各种不同的空间灰度。

Alicante Art Museum by S-M.A.O

▲谈到具体的建筑实例上,其实总体来说,各类建筑的设计手法都可以源于九宫格设计法,虽然可能很多建筑师的设计初衷各有不同,但是,从海杜克的九宫格设计法来思考,可以形成各种各样的建筑空间,甚至是Zaha的作品。上图就是来自桑丘马德里事务所的阿利坎特艺术博物馆的剖面。桑丘和巴埃萨的作品尤其适用九宫格的方法来分析和学习。以下是小编自己的一个小作品,原初的想法也是探索九宫格设计法的设计应用,同时也是突破网格的一个形态上的实践。在满足原初确定的形式逻辑的同时,追寻更多的“诗意的空间”。

Go Refresh!